Caira

做做梦,挖挖坑,爬爬墙。

【北美悲惨世界巡演repo】

避雷:中文真的很糟,卡司全员不熟,宽街大悲大概四刷过,主观意念严重,cp脑。不针对个人,不针对剧组,不针对这次复排。都可以的话往下滑,被雷到请点X,感谢理解,比哈特。


【灯光,布景和总体】

    开场节奏很快,整个上半场基本全程1.25倍速,look down一个人站起来唱都没唱完就要继续跪下去划桨,也经常出现观众鼓掌还没结束就进入下首曲子于是前几句歌词都听不清的情况,可到One Day More的时候忽然又减速到0.75倍左右,也许是巡演不熟悉场地造成的?

    不愧是不用被电影审核制度约束的大人世界版本,什么ass呀balls呀shit呀随便说。

    非常喜欢lovely ladies里大概是得梅毒还是什么别的性病的姑娘。她会唱第三段抱怨自己很疼很疼,但在芳汀被沙威压住的时候还是会跑上前想要帮助她。现场看剧就会出现很多演员自己琢磨的细节,这一点也是宽街大悲一直都传承下来的。

    主要人物死亡时会从上打下一束不强的冷色光,然后人的面容就慢慢模糊,直到你只能看见TA的轮廓,最后蓦然回归于黑暗—他们都是这样离开的。算是个人最喜欢的无关紧要的细节。不过全程打光都特别亮,亮的空桌椅马吕斯唱“oh my friends don’t ask me why I live and you are gone”的部分ABC的亡灵吹熄蜡烛面目隐于黑暗的表现都看不清了,蜡烛毫无用处仿佛不存在。作为宽街版大悲最喜欢的布景这点表现不足让我蛮惋惜的。

    人物死亡后再唱歌会加某种空灵的后期叠加,这种操作第一次听,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喜欢不喜欢。

【歌曲和个人】:

    冉阿让:冉阿让在look down中年轻的仿佛只有二十岁,一头细碎的金色卷发使他即使满面尘埃也无法遮掩自己年轻的愤怒,站在沙威身边仿佛是个小孩子,一瞬间还以为是E的卡。后期妆到是化的很用心,衰老的过程一目了然。开场到who am I为止都像没开嗓一样声音穿透性不够,对比芳汀尤其明显。但我非常喜欢宽街版抢小男孩银币的细节,对于北美巡保留了这一点所表达出的角色性格感到非常开心,只可惜这位冉阿让的愤怒不过厚重担不起这些性格特征。话说回来冉阿让整体演技都不太到位,比如扛起马车的时候轻轻松松抬起一节后却刻意的摔倒表现出的力竭一点都不真实,还比如最后芳汀接他走的时候甩开披肩瞬间流畅的站起来张开手中气十足的唱歌,您不是刚刚去世还需要时间释怀吗?不然主教出来干嘛?第二幕的BHH倒是唱的感情充沛。这版冉阿让和珂赛特的一个特殊互动是会亲一下手指然后在珂赛特鼻尖点一下。他刚接走这个小女孩的时候这样,而长大后的小姑娘在他身旁他也会忍不住这样。如果能在深入连贯的拓展一下,最后离开之前再做一次就好了。谢幕一定要单手抱个小孩子挥手告别是什么冉阿让演员的修养吗,可爱的使我爆炸。

    主教:大喊三声赞美主教!赤脚主教一身纯白长袍顶着自上而下的清冷月光不慌不急的唱“You must use this precious silver to become an honest man” 又有谁不会信任他,听从他所说的?他大抵是第一个爱冉阿让的人(“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因为他的爱如此无私而平等,于是这样就拯救了冉阿让。而冉阿让呢?他借就主教看到了上帝。最后再次见到冉阿让时两人张开双手拥抱了。

    沙威:人是怎么做到跑调到跑的唱成自己声部的和声的?低声部真的好听,但是高声部就???您的调在哪儿?演员气质本身很到位。刚到巴黎时艾潘妮一声大喊“是Javert!”就只见全场肃静,人们迅速而自觉的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而从一片白光中踱步出现的那比众人高出一头,制服线条锋利的如同刀尖的可不是沙威吗?让人出戏的车祸是Javert’s suicide的时候身后星空比star的时候还灿烂,剧组这时候让人唱“the stars and black and cold”真好意思?大合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reprise)的时候意料之中的没有出现。

    芳汀:声音好听!浓厚有底气,中规中矩的芳汀。

    老板/老板娘:我真的很讨厌这两个角色但是演员都演得很中规中矩,不是很出众的有趣但声音都很好,也算是这场里为数不多质量守恒的部分。

    珂赛特:百灵鸟本鸟了!声音轻盈灵动,人特别甜美,难得我真心实意的觉得珂赛特和马吕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马吕斯:哪里来的小可爱?和珂赛特对唱的“I don’t know what to say”是羞涩的,小声念出来的高音,全场爆笑。一激动就会出现小高音,是个本质的恋爱中的大学男孩了。初见珂赛特跑到墙后的时候麦忽然掉了,声音听不见这一点也很真实哈哈哈哈。

    艾潘妮:声音中规中矩的好听。对于马吕斯的喜爱主要表现在推他或者摸他的肩膀,而与之相对的马吕斯会捏捏她的脸颊。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因为是这样被诠释出来的艾潘妮,所以她在即将离世时会主动吻马吕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A little fall of rain。虽然对于书本艾潘妮来说不无合适,可对于这个演员自己的艾潘妮来讲确实很真实的结局。

    安灼拉:拉马克将军死的时候您有多开心能像糖吃多了的小孩子一样兴奋?

    格朗泰尔:红与黑的时候晕乎乎的听着领袖唱歌张开手摇头晃脑,别人把毛巾扔给他他就放在头上顶着,古费拉克在旁边看到他就过来给他系领巾,这是什么可爱的ABC日常?但是这位大写的R,您对革【】命的热情有点出乎意料啊?是因为您的领袖比平时还要兴奋吗?红与黑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也参加了合唱,平时是不会的,可能巡演声部人数不够?

    小伽弗洛什:声音清甜的小男孩!巴黎的灵魂! “You can always find me here,” 他栖身于此,永不离去。


【我船】:

    J/VJ:一点!化学张力都没有。Confrontation的麦声音大小大概是没调好特别嘈杂,街垒放走沙威也是。冉阿让还特地把刀驾到沙威脖子上了?总之激烈碰撞(物理)挺多,释怀处理的一般。

    E/R:宽街官方私设ER带小G如同父母带孩子这点被传承下来了。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可能洋妞在汤呀AO3之类能看到很多类似互动的都是从这里来的?R还是各种护着小G,比如革【】命想拉着他不让他去,Drink with me被怼了难过的抱抱小G。E其实超级纵容R的。红与黑的时候大家调侃R就会抢他的酒瓶抛来抛去(忘了是宽街还是板鸭的大悲也是这样的),最后都会丢给E,而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制止R。可他最后还是会把瓶子换回去。DWM面对R反对意见想要撸袖子打架的众人也是被E拦回去的。G死的时候把他交给R的也是E。其实是挺常见的糖,但不妨碍我再次吃得很开心。


【总结】

    虽然好像罗列了很多北美巡处理的不太好的部分但是其实时隔两年能现场看到最喜欢的音乐剧没有之一的我超开心的。巡演普遍比宽街要便宜,所以其实如果能看的话还是非常推荐的。

评论
热度(2)

© Ca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