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ra

做做梦,挖挖坑,爬爬墙。

[泉秀]And then, Kiss 06

虽然有种RPS的虐感但是看着为什么还是有好重的甜味呢……果然是双向暗恋的原因吧。还有就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塞給他美食,這傢伙的臉就會亮起來。這麼簡單的就可以打發了。」<-这一句忽然脑补了人间失格里小叶单纯/面无表情的安慰女生给她们塞东西的时候说的话,脑补了和中津的场面,觉得中津绝对会发现什么。不过让中津来寻求小叶安慰也好难吧?碎碎念以及挖坟抱歉>_<

El Dorado:

*花君日劇同人,佐野泉X中津秀一

*全是腦洞。自娛用,情節需要私設有,文筆亂七八糟。本人斗真廚,這篇大概就是「我愛中津秀一」(喂)

--

06.


佐野泉手上拿著鍋鏟站在他幾乎全新的平底煎鍋前,心情複雜。他已經很久沒自己下廚了,算起來是搬入這間公寓後,第一次使用廚房;他並不討厭烹飪,反而有股久違的懷念感。

但他不太懂為什麼自己會在這樣微妙的時間點做這樣的事。請了一天假,把所有的行程往後移,然後還假裝這是個悠閒的假日一樣,一派輕鬆站在自己的廚房裡,煎出一顆漂漂亮亮的荷包蛋……還不是給自己吃的。

--我在幹麻?

他已經在心裡翻來覆去問自己這個問題不下數百遍。但他下意識做出的行動都與他的理智思考相違。

本來只是剛好走到爐子前,聽到聲音回頭,剛好看到穿著自己衣服,一臉迷茫走出自己房間的中津。

不知道為什麼,某個人,正確一點說,中津秀一這個人,穿著自己的衣服這件事,特別讓他在意。在意什麼他一時也說不上來,總之就是看呆了。

奇妙的親暱感,衣服是他隨手抓一件丟給中津的沒錯,本來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但是自己熟悉的、親自挑的衣服(他一向很在意這類細節),套在中津身上而換了一種不同的氣質,不同的感覺;配上中津一臉迷茫,看起來呆呆的表情。

他有種自己撿了什麼流浪生物回家,並且已經同居很久的錯覺。

「佐野…?有在聽嗎?」

一抬頭中津已經走得近了點,舉手朝他眼前晃了晃,掩飾不住的疲憊感和倦意。勉強對他牽出一個笑容。

「那個,謝謝你……我想我還是回去……。」

然後話就自己出口了,下意識的,想說點什麼。或許剛好視線一撇看到跟前的爐子和煎鍋的關係。

「我要做早餐,你餓嗎?」

自己都覺得生硬的發言,但中津咦了一聲,驚訝的表情似乎恢復了幾分精神。這個反應讓他順著做出下一步動作,他將中津推到餐桌前,拉開椅子。

「坐下。」

中津顯得意外順服。大概一半還沉在迷茫裡。不吵不鬧這麼安靜的中津像被抽走了元氣,乖乖坐下後整個人就趴在桌上,頭埋在手臂裡。

他倒了杯溫水,跟止痛藥一起放到中津旁邊。

然後話說了只好這麼做了,天知道他家冰箱有什麼食材,鹽巴又被那女人給收到哪裡去,他的料理時間有一半花在找東西上。中津表現的像個聽話的孩子。在他準備早餐的時候一直安安靜靜,他抓空檔撇了幾眼,中津用手托著下巴,看著自己放在餐桌上的指尖,水喝完了,藥也吃了。

正式跟他對上視線是他把裝著食物的盤子端到中津跟前時,中津打量他幾秒,然後自己噗哧笑了。

「笑什麼?」

「不,就突然覺得……佐野你好賢慧啊。」

「閉嘴。」

但中津一笑就笑不停,他瞪了對方一眼。「你給我洗盤子。」

「是、是,老媽。」

大概是看到食物就恢復力氣,還是止痛藥發揮了效果,中津逐漸恢復成他印象中的那個中津。以前他曾開玩笑的將中津定義為「很好打發」,「心情不好的時候,塞給他美食,這傢伙的臉就會亮起來。這麼簡單的就可以打發了。」

現在看著這傢伙,他大概能體會到廚師的滿足與驕傲感。雖然他自認廚藝不差,但也不過就是最簡單的料理,而中津的樣子就像是吃到什麼美食一樣,認真的,吃得很開心。

比起學生時代,少了幾分粗魯,但那種孩子氣的感覺不變。

好像不管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況下,只要中津在,露出那樣輕鬆的表情,氣氛就會跟著變得輕鬆。

他看著看著出神,差點忘了自己心底徘徊的掙扎。

「你盯著我看幹麻?」

他做了個艱難的吞嚥,給中津那麼一看頓時詞窮。「……誰盯著你了。」

中津臉上一閃而過複雜的神情,但他沒有注意到。光顧著別開視線找其他事情做,於是他開始收拾整理桌上的雜物。將那女人的擺放習慣改成自己的擺放習慣,她離開後他本來以為自己會很難面對這些東西,畢竟相處久了,也總會留下什麼感覺。徹底把她留下的痕跡清除掉,那麼他就會真正意識到,這個空間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孤單不是什麼問題,重點是那種好像周遭空氣開了洞的感覺,非常不習慣。

他本來以為自己要花更久一點才能著手處理,但這樣順手就開始收拾,倒也沒想像中困難。

一轉念,他又看了坐在他餐桌前的金髮青年一眼。

……或許看著這傢伙穿著自己的衣服,比較讓他覺得不習慣。



中津真的乖乖洗了盤子。

洗完餐具跟他借電話,說「好像把手機和錢包都忘在店裡了,哈哈哈」,那付傻樣被他順口調侃了幾句。

他們都沒有去談論昨天,今天早上,或是他們失聯的這段時間,好像那些都不存在,他們還是回到高中最初相處的那段時光。過了這麼多年,還是能夠輕易的回到原本的相處模式。

正確一點說,避而不談的是中津。而中津自有一股能夠主導雙方對話氛圍的特質,他們之間通常是中津在選擇話題,他只挑重要的事說。或到他覺得非說不可的時候,才會開口。

當他不想面對某件事的時候,中津會直接了當一句戳破他的偽裝,硬是激他回來面對。但當逃避的人是中津的時候,他似乎很少去做這種硬是把某個人拉回來面對的事,總要思考很久,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們為什麼不聯絡了?

--你這幾年來過得好嗎?

事實上也的確,這幾年來,中津秀一這個名字一次也沒浮現在他心頭,他的生活被塞得滿滿,壓根已經把過去的朋友、同學都忘得淡薄。

怎麼也沒想到跟前這個人,會帶來這麼清晰明確的情緒起伏。

中津看他在收拾整理,講完電話之後就坐在客廳翻他的雜誌。沒再主動跟他搭話。看得很專心的樣子,也沒發現他已經站了好一陣子。

安靜的中津實在看著怪彆扭,彷彿連逞強打哈哈的心力都沒有,但彷彿又只是他的錯覺。

佐野泉終於擬好台詞要說出口時,公寓的門鈴響了。他連第一個音節都還來不及發出,只好無奈去開門。

門剛開,本來還顯得有幾分不自在,有那麼幾分不安的中津刷地跳起來,一秒恢復成他印象裡的中津,衝向門口的人,就來個大大的擁抱。

「萱島--!!喔!你救了我!」

門口的人被中津這一撲抱倒退了兩步,露出一個苦笑。看向他,有禮貌的點頭示意。

禮貌上佐野泉也應該要回應,但身體像僵住了一樣做不出反應。

他就看著同樣多年不見的萱島大樹--目前已經長成帥氣的青年,之前那股微妙的飄忽感消失了,打扮入時,品味得體,一時他還真認不出來就是那個被欺負的小學弟--自然而然的伸手拍拍中津的頭,像在安慰小孩一樣。

看著萱島的手指撫過中津亮閃閃的金髮,回了中津一個擁抱。像是早就習慣了這樣的中津。

「好啦好啦……你又把手機弄丟了嗎?」

「這次絕對不陪你去買新的了。也別想打我的舊手機的主意!」

至於中津說了什麼他完全沒聽到,他只是看著中津那個自然而然,臉上的陰影一掃而空,完全開朗起來的表情。那是對著很熟識的人才會露出的放心。

以前,那個人是他自己。

那個中津展現出這樣的親暱的對象,以前是他自己。

「那,我們走了。」

「謝謝你,佐野。」

他沒有看向中津,中津也彷彿刻意在避免視線交會。草草道別,他看著中津的背影走遠。依舊親暱的搭著萱島。

他想起來了。

那個時候,單方面斷聯的好像是自己。

--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好像跟中津說了那樣的話,然後,就好像真的再沒有收到中津的任何消息。

他突然覺得剩下一個人的公寓裡有個巨大的空洞,足以把他整個人吞噬得一乾二淨。一根骨頭也不剩。



--

白天太緊張,回家就在雨聲中昏死。在半夢半醒間打開這篇,決定繼續寫下去。不太想寫成長篇…但又覺得是個長篇的節奏。

想快點讓兩人修成正果佐野泉拜託你像個攻(?),但寫得太攻又不符合彆扭佐野泉。要做個場給他好苦惱。

评论
热度(8)
  1. Caira言葉を掛ける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有种RPS的虐感但是看着为什么还是有好重的甜味呢……果然是双向暗恋的原因吧。还有就是,「心情不好

© Ca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