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ra

做做梦,挖挖坑,爬爬墙。

【百老汇悲惨世界repo】

排雷声明一下,观后感里有CP提及,比较多的是VJ/J,稍微有ABC。

秉着六月份看的音乐剧观后感不能放到八月份再发的情绪,赶在七月的末尾终于写完了!


自从两年前掉入悲惨世界的大坑后这里就义无反顾的补了原著,看了电影和10周年以及25周年版的音乐剧,踏上了学法语的不归路。扯得有点远,但在看了许多版本的悲惨世界后终于忍不住奢望起了百老汇的现场版。这一念想,尤其在po主被身边坑内接二连三去看过的基友们刺激之后,最终得以在最近实现,po主开心的也是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先纵观来看一下音乐剧:


所有人都对世界和命运很生气。虽然沙威和冉阿让的愤怒最突出,但芳汀的I dreamed a dream以及爱潘妮的On my own其中有几句的愤怒也表现的十分显著。由于这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怒火,全程下来沙威和冉阿让的打斗场面出乎意料的多,而每次都出乎意料的惹人发笑。为什么呢?因为每次打架沙威都要扯冉阿让的衣服(音乐剧采用的是胸口烙印的设定),而冉阿让则勒沙威的脖子,勒到沙威服气为止。每当这时Po主脑中都流淌着“尽管岁月已经将冉阿让的脾气和仇恨尖锐的棱角磨去,沙威总会激发他的怒火,让他忍不住想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这种成文以及1831年夏天的”夏天和着蝉的叫声,总激发起人的热情,当然除此之外的还有怒火”和之后的墙外捆绑窒息play的丧心病狂的脑洞。


两个卡司表演的色气程也很高。从之前说的冉阿让爆衣,到病房的I swear I will be there视线胶着的对视,再到最后小黑巷子的对峙无不透着强强的感觉。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两人贯穿全剧的不尊重个人距离,对手戏唱着唱着就蹭到别人脸上去了这一点让站VJV的我总不太好。


剧组里看的来十分和睦的幕后关系是个非常戳我的细节。从谢幕起冉阿让和沙威的扮演者默契地对视到后来冉阿让抓着沙威的手然后还追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才跑开无不彰显两人关系的密切(谢幕到一半的时候两人分别去了舞台的两边)。冉阿让的扮演者在屏幕黑下去之后笑起来揉着小爱潘妮和小柯赛特的头的时候也太可爱。


接下来再说说角色:

就像上面说过的,冉阿让一直都是愤怒的,这一点即使到了最终的街垒之战也没有变,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收敛了。这种性格处理电影以及十周年版中的冉阿让相比都很不一样——后两者均是以安详的老者的形象出现的。Who am I和Valjean’s soliloquy里这种情绪尤其明显,尤其当冉阿让都嘶吼的有些听不清调子的时候,但因为曲子本身的缘故个人认为这里处理的很到位。这个版本的冉阿让囚犯的气息也更浓,音乐剧也包含了他抢小男孩的银币的场景并且展示出了他一开始稀少的耐性,虽不至于让人更难喜欢上他但也更加强调了冉阿让非百分百圣人的一面。初为人父的笨拙也能在这里体会到,比如说他从包里刚拿出娃娃的时候娃娃的头是反的。虽然不知道是bug还是蓄意而为,这一点还是十分可爱。


沙威比起固执,让人反而觉得易激动并且有些幼稚,因为他无论何时遇到冉阿让都能使两人同时愤怒起来,这样透露出的性格让人感觉十分容易动摇,因而显得幼稚。但这样的愤怒也不是无论何时都不适合的。最后沙威的扮演者绝望的唱着Javert’s suicide中嘶吼的唱法与一开始的Valjean’s soliloquy相对应,正好因为曲调相同让人觉得十分合适。


这一个版本的芳汀我个人非常喜欢。值得注意的一点是I dreamed a dream的顺序和Lovely ladies就电影版相比换了。电影版的I dreamed a dream在那之后,表现出了一种因为经历了这种事情所以绝望的感觉,突出了芳汀天真纯洁的一面(不要理po,作文写多了)。与之相反这一版则表现了她因为绝望但不得不生活支持柯赛特的某些决绝在里面,虽然不能评论那个选择比较好,但不同的决定造就不同的人物这点是肯定的。


马吕斯是所有我见过的版本中最蠢的一个。并不是指行为逻辑,毕竟所有人按照剧本安排做的选择都一样。我想说的是他那种陷入爱河的愚蠢表情,就像是所有青春期的男生一样呈现出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小至少五岁的趋势,反而让人觉得蛮贴近真实的。顺带一提,最后大合唱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他的嘴张成了O型像在大声呼喊一样,蠢得超级可爱,我都忍不住笑场了。


小柯赛特没有十周年版的演技好,但是声音好听且特别可爱。而且小孩子总是要被举起来抛来抛去是怎么回事啊!意外的对大珂赛特没有什么感情波动,可能是因为她本身就太女神了所以无法喜欢起来吧。


爱潘妮在这里的阶级差距以及卑微到尘土里的爱情被刻画的更露骨,让我在没那么喜欢她的同时又觉得就时代背景而言这样的爱潘妮也很真实。她对马吕斯的爱慕肉眼可见,甚至多次挑逗暗示他说“你其实是很在意我的吧,”可惜马吕斯是木鱼脑袋。最后死在马吕斯怀里的那一幕她几乎就说因为这样你就可以爱我了,而这样低声下气的爱情和自尊让人在心疼的同时也觉得少女你应该更加看重自己。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爱潘妮给柯赛特送的信,以及一开始马吕斯给柯赛特介绍了她说是她带他来的,而且on my own在街垒建成了之后。所以爱潘妮就更生气了。你宁愿选她也不要选我吗?这样的感觉,带着气恼去参加的街垒。


十分喜欢大E,因为表现出了理想中领袖的气质。R也参加了街垒,但和E的关系出乎意料的很一般。不过没关系!作为一个VJV的CP党但只卖出过ER安利的悲惨世界死忠粉,我无论怎样都可以萌起来的!果然在drink with me里面对E的挑衅还有爱潘妮死后的抱抱很萌。虽然ER的关系有些疏远,这里的R和小加弗洛什的关系却不是一般的好。在爱潘妮死了之后小家伙是唯一一个看出来在他挑衅之下的悲伤的,于是就跑去安抚性的抱了抱他,最后还在他腿边睡着了。小家伙死了之后最伤心的也是他,是他亲自抱着尸体把尸体放好的。脑补了R向小加弗洛什倾诉对云石雕像爱意的画面以及虽然不屑但是互相鼓励的两人关系,还有R清醒的时候给小家伙讲故事或教课然后小家伙难得安静的在一边听的场景。


酒馆夫妇里妻子没有电影里的机智会耍小聪明,在master of the house里面也不是和大家混在砸一起而是独自做饭啊处理家务啊,不禁让我反思了一下社会的gender expectation以及对妇女的要求,但又担心自己的高度上升的太多了。总之对于这个过于笨拙没有拿捏好粗俗和风趣的形象有些失望。丈夫一如既往的让人发笑却止不住的惹人厌恶,我个人还是喜欢的。


最后来聊聊场景:


个人最喜欢的,觉得处理的最好的一场的solo是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穆塞里面放满了别人祭奠用的蜡烛,在马吕斯独唱的时候ABC的朋友们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拿起蜡烛点亮了他们的身影。这时正好对应马吕斯唱“我还能看见他们的魅影听见他们的声音。”ABC之友们静默的看着唯一生还的人,眼眸中倒映出蜡烛的光芒增加了肃穆的气氛。马吕斯唱到“别问我你们为什么而牺牲”的时候他身后的人们吹灭了蜡烛消失了,再次留下他独自一人,这种反差让看了悲惨世界很多次所有曲子都能倒背如流的我都哭了。


最后在单纯的为卡司尖叫一下。连续表演不说,尤其是芳汀要躺着唱歌,爱潘妮要尖叫,而酒馆夫人要吃蛋糕(霜糖里面的牛奶和糖蛮毁嗓子多),顿时超级佩服卡司。

彩蛋附送一个坐在旁边的奇怪的有些可爱的人。那人穿着天蓝色衬衫搭着黑色的马甲和西装裤皮鞋,金发碧眼瘦的有点像David Tennant(暴露了)。他全程在跟唱,虽然声音不大,但很奇特的是他胸腔发出的震动我隔着一个座位都能感觉到。虽然有观看礼节的问题,但个人觉得影响并不非常大也就没说什么。结束之后和他聊了聊,他承认看了很多次百老汇版本,但这次还是很激动,能跟着哭出来/笑出来(这点我有些意外,因为我也看了超级多次但这次除了全场激动的心脏要跳出来以外就几乎就没有别的感情波动了,差点在In my life和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那里哭出来除外)


评论(2)
热度(14)

© Ca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