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ra

做做梦,挖挖坑,爬爬墙。

【圆焰】雪与春花(段子,妄想三部曲之一)

推荐BGM为君の銀の庭



她睁开眼睛的同时,白色铺天盖地的填满了原本是虚无的世界,几乎连同她也一起覆盖住,只留下自身眼睛与头发的暗淡颜色。

她防不胜防,可抬手遮住眼睛时,那刺目的颜色又褪色成了苍色灰白的阳光。于是,自她的脚下,一片雪原向所有阳光能触及到的地方延伸开来。

她迟钝的大脑花了一点时间来思考这个场景所代表的意义。她所知晓的见泷原也曾被大片的白色覆盖。起初她还能记得攒握在幼小手掌中的冰冷的质感和裹在厚重的围巾下呼出的白气,但那层薄薄的雪总是不能久留。不久之后医院里层层叠叠的白色阴影便取代了在她脑中白色的定义,混杂在其中的还包括带有消毒水味道的枕头和摸起来质地粗糙的床单。再后来,即便所及之处都鲜花盛开,她也再无福享受春天。(注)

然而眼下的情形有别于她记忆中的任何一种。雪的松软程度勉强与遥远的曾经重叠,她却也并没有办法下任何定论。


冬天。

这个词如同冲出了层层迷雾般从混乱的思绪里跳出来,夹杂着冷冽的风顿时让她的大脑变得清晰。

“我……死了吗?”她喃喃出声,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失去了戒指的手指上连戒痕都不复存在,指尖柔软的仿佛从未经受枪支弹药的磨砺。她转头时,分为两股的发丝随着动作的惯性被扫到身体的一侧,发尾还残留着紫色缎带绑成的蝴蝶结。

那场景过于嘲讽,一时间她忍不住笑了出来:“结果最后我连灵魂都失去了。”

在她的话语还未消散之际,脚下大地发出了隆隆的声音,似乎在发出某种抗议。她被震得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上,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后却在手边发现了一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不知何时长出的花苞。娇嫩的粉色花瓣包裹着金黄的花蕊,宛如等候多时的身影。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花苞转向她,而她也不禁触碰那鲜艳的颜色。

那一刹那,花苞爆炸似得绽放开来。她被粉色的海洋淹没,几乎能感觉到拍打在皮肤上的温热的海浪。

令她惊愕的暖意仍然没有退去,哪怕她的世界还是毫无生气的灰白色。

“并不是这样的,”一个声音反对道。


她对花说话的事实并没有表示多大的惊奇,意料之外的反而是它持以反对的内容。可她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便认出了那道声音。然后,她就丝毫不惊讶了:“你果然还是这样温柔的人,即使在这种时候还会安慰我,”她踮起脚轻巧的在空旷的世界里转了一圈,伸出手臂展示的她虚无的灵魂。

那朵花颤抖了一下,液体状金色的花粉“啪嗒”掉在了地上。她低头看时,脚边已经长出了一片嫩绿的颜色。

“别哭啊,小圆,”她忍不住弯下腰要伸手去安抚抖动的花朵,却在真正触摸到她之前停止了,“我没事的,别哭啊。”

为了和被她称为小圆的花朵平视她干脆坐了下来,抱着膝盖用几乎眷恋的眼神望着不远处的花,眼底的阴影在白色的世界里被衬的更加明显。

“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小圆。回去吧。”她说。


花在拼命地摇头,花粉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每一下都砸的她胸口生疼。

但那没用。无论她如何费劲口舌那朵话都不愿离开,而她们一起相处的时间只能被延长,让她沉溺。

在我彻底沦陷之前离开吧,她想。不然的话,不然的话我也……


“不行。”然而小圆终于开口了。

她说:“小焰,我们回家。”

远处亮起了光。那光芒并不和世界一样是冰冷生硬的白色,而是暖黄的,真如同是那人说的家会散发出的。自那光源起,脚下的雪开始慢慢融化,远方从零建筑起一座流光溢彩的城市。


她忽然明白了:她在生命尽头要追随的并不是一截火车轨道一个洞穴或者鲜红的彼岸花,而是那道似是阳光的,描绘了她的世界的光芒。她忽然踌躇了。巨大的,对于未来的恐惧淹没了她,因为她并不确定那道门的彼岸是起点还是终点。

在这个时候,那朵花张开了花瓣,层层叠叠的仿佛伸出了手臂,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抱住了她。

她捧着春花,仿佛牵着前世某个人柔软温热的指尖一般,一路向那道光走去。在她身后,两行足印落在渐渐融化的雪上。

她跌跌撞撞却无比安心的走着,终于抵达了光芒开始的地方。

于是,她们回到了见泷原。

END



注:焰在三月到四月之间进入轮回,每次期限大约一个月。





后记:妄想三部曲这玩意儿是作者关于没有拍出来的时间(新世界,银色庭院初期,焰魔死后)的一些妄想,目前有三个坑,可能填完就不再写小圆相关的同人了。想写一个关于圆神救赎焰的故事。具体是发生在银色庭院之前还是焰魔之后,因为是作者的妄想,所以可以自行带入。如果说银色庭院之前的话,那就是小焰魔女化时小圆来拯救她不成反被她带入虚伪见泷原的故事。否则的话,见泷原大概是神在天堂给予恶魔终其一生的奖励吧?大致上这个没头没尾的小段子就这样了,希望各位阅读愉快,那我们下次见。


评论
热度(17)

© Ca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