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ra

做做梦,挖挖坑,爬爬墙。

【竹马】game over

一切都是妄想,都是假的,虚的,和任何真人与团体都无关

看完求不殴打作者系列【x

如果有人好奇的话游戏原型是耀西岛,虽然手残的一关要死上好几次,但超好玩

以及,如果没有二大大的幸运值的话,用橡皮擦一下游戏盘金属部分表面的氧化层会增加成功读盘几率哟【用这个拯救了自己的盘的作者





二宫收拾东西的时候找到了一张老旧的游戏盘。金属部分看起来还未氧化,封面的贴纸倒是模模糊糊的,只有色块提供语焉不详的提示。他看着隐约有些印象,索性放下手里的活,吹了吹盘上的灰,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插入同样古老的,刚被翻出来而扔到一边的NDS里。

出乎意料地,游戏机里显示出正常读盘的画面。

轻快流畅的音乐传出,二宫在楞了一下后才按下了继续的指令,并不是常见的Y或者A而是start键。

得到指示的绿色小恐龙高高的跳了起来,发出应该表示开心的合成音效。


是个冒险游戏,年代久远到他还曾有整个下午的时间可以消耗在上面。选关后屏幕里的载着小人的主角左右乱跑。背景由柔软的色块组成,草绿嫩黄浅蓝,连敌人都长着可爱的笑脸。记忆里这似乎是一个可以联机的游戏,但那并不重要。他也没有可以联机的人。

地面忽然变得不连贯,稍不注意就可能掉下无尽的深渊。

那其实没关系。曾经为数不多失误后二宫看着自己的角色用闪亮登场般的造型掉了下去,背后天幕过渡出渐变色,觉得偶尔死一次也能看见不错的风景。他还有足够的命,可以一直撑到通关。

现在他不太想死——刚上来就掉下去有些太逊,辜负他玩这么多年游戏的经验。二宫操控着角色起跳,狠狠地按住A后还能憋着一股气扑腾着稍微飞起来一会,一切都为了保护他背后背着的无比重要的宝物。他有些短小的指头在按键上灵活的跳动着,却在想另一个人握着颜色不同的NDS的模样。

手掌大,手指长指节清晰,无名指上……

间隔有些大的悬崖让二宫分了心。他示范性的做了一个二段跳,屏幕里的角色卯足了劲到达了安全地带后和二宫一同转身才发现对面空无一人。

跟在身后等他示范的人并不在原地。


这一关平台之间的缝隙似乎格外的多,小恐龙在跑跑跳跳的同时二宫也渐渐有些应付不过来,手指有一瞬间不那么灵活了。他手一抖,刹车晚了些,绿色的身影堪堪从草皮边缘滑了下去。

他赶紧将NDS扣上,慌乱间一不小心还是瞥到了黑屏上的字样。他忘了这终究是多年前的游戏,命没有那么多的。

game over,进度作废,一切重新来过。


NDS整个被扔到了一边的旧货堆里去。二宫仰面躺在脏兮兮的地上,盘算着什么时候把整理出来的东西扔了卖了。新出的游戏和游戏机远远地被整理在房间的另一侧,沉默的支持着他的决定。其实也没什么懊悔的,早在多年前他就已经和相叶联机把整个游戏通关了,所以存档没有了也不可惜。他只是没心思,也没时间再去重复一遍那个现在看来过于漫长辛苦的过程了。

他环顾着空荡荡的屋子。相叶早就不在了。

不对。二宫察觉到自己思想中的措辞不当,怀揣着莫约一半的诚意在心里给相叶道了个歉。

相叶氏也没有缺胳膊少腿,气胸发作,他好好的,并且理应一切都好。

——他只不过是结婚了。


这是最好的决定,兴许还是他最好的归宿。那时候相叶每每提起来都会笑的脸把挤成一团了,难看得不得了,连二宫都忍不住笑着去敲他的脑袋,调侃他婚礼上可不能这么表现。

他真心实意的为相叶感到开心。

说起来戒指还是他陪着相叶挑的,因为是他看起来傻乎乎实际上心里装满了整个宇宙的竹马提出的求婚。他那对银光闪闪的饰品苦手的竹马一脸认真的兴奋着和他选对戒的模样让他一想起来心脏就仿佛变成了一颗未熟的梅子,稍微一碰就溢出酸涩的汁水,积攒在肺部让他呼吸不畅。

相叶真适合戴戒指。金属环在他的手上显得温柔而不张扬,只有和同样戴着戒指的人牵起手的时候偶尔闪过的光芒昭示着不可磨灭存在。


二宫伸腿勾到了床边的手机,摁亮了屏幕,心不在焉的盯着上面显示的来自昨天的未读邮件。

时遇不济啊,偏偏这时候找到以前和相叶打过的游戏。长时间出差的挚友自然是刚回来就想约着见面,这是很正常的,感叹号和颜文字传达的激动也情有可原,但那些浓厚热烈的情绪扑面而来,让二宫有些难以面对。


倘若如今他和相叶相处会怎样呢?

重新玩一个旧时喜爱的的游戏是一个很微妙的体验。即使忘了规则判定,那些习得的,烙印在神经末梢的条件反射还在那里,促使你做出和当年相同的反应。和一个长时间未见的朋友相处也是同样的道理。

二宫可以跟着相叶的说话的节奏,在适当的时间吐槽,时而拍打相叶的头,假装时间的流逝全然不曾发生。

然后呢?

等耗尽了话题,跳脱出熟悉的圈子和模式,残留的就只有无法消化的尴尬。

不管怎样习惯,身手总还是不如当时。纵然依仗着积攒的默契,一不留神就出现停顿,掉下某个不可问的深渊,屏幕出现game over的字样。他没有那么多机会可以挥霍,所剩的那些,二宫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置。


二宫又把游戏盘从NDS里取了出来。透明而咸涩的,带有腐蚀性的液体滴在金属接触处。这下子游戏盘非得彻底泡坏不可。二宫想着。幸好已经通关了。

他没注意到自己又确认了一遍,这次还说出声了。


被扔到一边的手机闹铃响了,提醒他去迎接友人的归来。正好他还没来得及吃饭,顺带去赴个约此刻听起来像是个不错的决定。

二宫慢腾腾的站了起来,猫着背走向衣柜,背影不带一丝颤抖,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又是狡黠的微笑,连眼眶都没红一下。

门在他身后闭上,曾经装载两个人的房间空空荡荡。

END。


评论(10)
热度(27)

© Ca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