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ra

做做梦,挖挖坑,爬爬墙。

【竹马】今日有雪

复个建

至席卷全球的寒流和暴雪,还有暖气坏了电脑在崩溃边缘自己【sad

就想写最后一句【x


--------------

二宫和也缩进了围巾和帽子之间。

即使耳朵被冻得发疼他不想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所以他依然保持着干站着的姿态,挺立着仿佛一棵树或是一根电线杆。

简直蠢透了。这样舒展着大面积的体表只会加剧体温的流逝,但他一点也不想动。

太冷了。


室外正下着雪。天气预报显示的降雪程度不一,确定的却是难得的休假日中一定会席卷这个城市的风暴。因为这个原因街上连行驶的车辆都不多见,在一片素白中雪花也安静了下来。

二宫在被“噗噗”背景音包裹的肃静中等待着。白色的碎片让能见度降低,天空,路面和前方都变得灰蒙蒙的,使二宫恍然产生了一种被世界隔绝,独自一人的错觉。

这样的空寂倒是让他很受用,虽然工作使然平时被聚光灯环绕,但他毕竟还是享受私人空间的人。这种时刻不可多得。


雪一直在变大。从他刚到达此处的稀疏的颗粒状变成了现在一片一片毛茸茸的,而到现在为止他依然是一个人。那些平时匆匆穿行或者散漫的踱着步的行人大抵现在正在开着暖气的家中,裹在层层叠叠的被子和毛巾里,吃着热烘烘的晚饭吧?

也许还有人在看着电视,看着他在有暖气的房间,裹在层层叠叠的服装师提供的衣服里,品尝着什么食物的样子。

他肚子有些饿。耳朵有些冷。胸口有些不耐烦。

他觉得他再站下去就要和白雪和冰冻融为一体,成为悲惨的冰雕了。

说不定会上明天的头条。他想象了一下印在新闻上的那个画面,报纸上写着“爆炸性”形状也是爆炸性的标题,不太成功的扯了扯嘴角。

脸都要僵硬了。


突兀的,急切的脚步由远及近,落在雪地上也发出“噗噗”的声响,随着那人越发接近的,一抖一抖的发梢的清晰了起来。即使约定好了时间地点,相叶雅纪也如同奇迹和圣诞礼物般的,身影模糊的出现在了二宫的视线边缘。

“抱歉啊小和,在这种天气里还让你等我。”不等他站定,相叶就气喘吁吁的说。他呼出的白气在触碰到二宫前消失了。

他像一个火炉。相叶因为剧烈运动而发热发亮。他的脸是红的,鼻尖也是红的,但那并不妨碍他从里向外的散发着热量。在二宫似乎在一个手臂和两层外衣的间隔开外还感到了温热时他这么想到。如此温暖,仿佛他要从外部内部同时融化了。被融化,沸腾,最终成为蒸汽的思想和语言通过二宫的嘴倾泻而出:“笨蛋,谁让你来的太慢了。”

“抱歉啊抱歉,”相叶双手合十,又看到了二宫被冻得发红却毫无自觉的耳尖,于是伸出手,仔仔细细的把他的帽檐掖好,遮住了那对从刚才开始就备受折磨的耳朵。

二宫感受着相叶隔着手套和帽子的体温,从他的双臂间仰头看着相叶。当然那个人的脸不会冻僵,你看看他现在笑着的样子。他灵活的好想从来就不会受到寒冷影响一样。

现在耳朵是暖和了。他想。可是其他地方还是冷的。

二宫将这归咎于这场如期而至的,令人期待的冬雪。


二宫和也缩进了相叶雅纪和他的大衣之间。


评论
热度(52)

© Ca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