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ra

做做梦,挖挖坑,爬爬墙。

【小圆】fate/madoka,片断灭文法(不断更新)

晓美焰一开始以为从自己眼眶里泛滥而出的是泪水。

这个念头让她发笑-她的小圆,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此刻正站在她的面前,她有什么需要悲伤的呢?

或许是喜极而泣。她因在小圆身边哭泣,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而羞耻,皮肤下血液翻滚沸腾让她脸颊发热,促使她反手试图抹掉脸上的液体。

她愣住了。那液体在她手背上留下了灰黑的颜色和腐蚀的印记。她低下头,刚想再次检查那个痕迹,注意力却被自己的胸口夺走——

那个本应安放心脏的部位有一个整齐的空洞,滴滴答答的从边缘溢出粘稠的流质,所到之处一切都消失殆尽。黑泥正从她内部溜走。

她本能的想要逃走。晓美焰甚至都无需想象自己现在的模样-她也并不想知道,可她慌张的大脑正向她扔来一个又一个可能性,每一个都充斥着破碎的躯体和残缺不全的建筑。

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一只洁白的,柔软的手,和她胸口滴落的粘液截然不同,正如手的主人一样与她截然相反。

她顺着那截手臂向上望去,对上了一双柔软的眼眸。

对的。一切还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她还有小圆。

“小圆,”她哽咽,声带在她费力咽下用上喉咙的液体后开始肿胀,疼痛,被腐蚀性物质侵蚀而拒绝正常工作,“杀死我。”

如同受伤的动物。

小圆的表情顿时严厉了起来。她看起来更像她所称述的神了——那些远方的,不知名的,少女的保护神。

“不,我要拯救你。”她说。她当然会这么说。

然而这只能让晓美焰更加绝望:“这是命令,”她几乎开始祈求,却又一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上面的令咒发着红光,“我以master的身份命令你,ar——”

(以吻封缄。)她的感官消失了。晓美焰有一瞬间以为她已经落入了死亡的怀抱——她眼前一片混沌,手上的灼烧感冷却,耳鸣覆盖了血液流动的声音。

然而她错了。那些感官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被掩盖在了更大的东西之下,比如她唇上柔软的触感,比如鼻翼间似有若无的,微咸的气息,比如鹿目圆。

“我要拯救你,小焰。”

一吻终了,小圆如此宣称。


晓美焰几乎要相信了。“——作为小圣杯?”

“不,”鹿目圆拢起晓美焰的发丝,“作为晓美焰的存在。”



设定:

master

homu:曾经是个少女,被QB改造成的小圣杯(小时候体弱多病住在医院(qb实验室)里。时间轮回是指每次失败就修修补补重新来过,有点像冬兵。记忆停留在被改变之后。servant是archer圆,一度被servant拯救,最终也被她救赎

学姐:与caster杏和lancer杏纠缠不清,servant是berserker夏洛特/渚

QB:幕后黑手,掌控了一部分圣杯的力量,召唤出了assassin自己和caster杏

上条恭介:servant是saber沙耶加


Servant

Saber:正义の味方,大概是死于绝望和背叛(沙耶加)

Archer:某个世界的神明,是个温柔的家伙。仁政至上,规则需要遵守。愿望是拯救不幸陷入圣杯战争的人与英灵,希望世人不再困苦(圆神和救济的魔女之间)

Lancer:来历不明的家伙,master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她是为什么加入圣杯战争的。不知道在谁的阵营,也不知道帮助谁(实际上除了QB和他的servant都帮助过)和caster关系尤其微妙(杏子)

Caster:assassin的servant,虚伪的英灵。似乎认识麻美,和lancer的关系微妙(过去的杏子,伪英灵)

Assassin:QB。来自过去的,未来的,所有QB家的QB。它们其中有一个是属于这个世纪的,但那不重要,因为少了谁他们都能继续运转。

Berserker:许愿消除贫困的饿死的少女(夏洛特,百江渚)

不如说除了圆和QB以外都是阿赖耶侧的,只有他们属于盖亚-其实设定都圆不上,所以也没什么用


评论
热度(17)

© Caira | Powered by LOFTER